从一人开始炼蛊成仙

从一人开始炼蛊成仙
从一人开始炼蛊成仙
牧童听竹
言情 46.21万字91.60万人读过
书架
现在看来,这秘密大着啊,才区区千多年啊,就从中位古神晋升到了上位古神,这速度未免也太快了。若是天将根基的普通上位古神也就罢了,但根基很可能是天尊乃至天帝的中位古神,在短短时间内飙升到上位古神,还是上位古神中期,这速度就有点恐怖了。从一人开始炼蛊成仙。
东天不冷 宅猪 月血风花 牧童听竹 草根(书坊)
开始阅读 新用户下载星猫阁APP免费看
末世降临 2024年05月18日 02:54

目录(共 18章)
正序

进入作品目录 查看更多
作品试读作品圈子
发布评论

第一章 脱离虎口

    穿过超物造成的时空裂缝,玉奴将杜克带到了曾经造物主混战的空间,无垠的毁灭,伴着无限的可能的存在气息,魔蝎从画卷中走出,他长长的叹了口气,“玉奴,造物主的手段就是如此的残忍,你是无法找到你的父神的。”

    玉奴点点头,“谢谢你叔叔,你来到这里就是想要缅怀下他们。”

    杜克轻轻揽过玉奴,“这真是奇迹,他们的力量全部被冻结在这个空间。”

    玉奴抬头看着道源之火四散的空间,“我们可以将此处炼化成我们的道基,要不然,既使我们是造物的成就也是无根的浮萍。”

    杜克点了点头,他明白了玉奴来到此地不仅是为了缅怀她的父亲,而是想要弥补他们没有完成天界统一的道果,道果的品质决定着造物主的实力,他们所在的地方就是造物主的道果炸碎后形成的。

    两人化为本源的神力,在无垠的空间形成了奇点,无垠的造化物质开始凝聚,好似找到了归属。

    时间,空间,任何存在都变得虚物,随着杜克和玉奴出现,好像一切又变得有意义,他们的手上拿着一个半透明的水晶球,两人相视一笑,魔蝎从外界而来,透着无限的远,杜克见状,向近一步,魔蝎止住了飞行,他已经到了杜克跟玉奴的眼前。

    “你们成功了?”

    魔蝎看着水晶球,感受到了造化在不断的形成和塌陷,好似无数个宇宙在不断的死亡和重生。

    “它是造化的坟墓也是造物的新生。”

    杜克淡淡的笑了,这个水晶球中,里面的力量太过于强大,里面生存的最弱存在也拥有上古神的力量。

    “它是第三空间,有着无限的可能。”杜克有必要向魔蝎解释下,因为有很多东西,对于魔蝎来说,他还无法理解。

    “那我也可去?”

    摩蝎终于明白,水晶球里面有他想的东西,无限的可能,还是在杜克和玉奴的控制下,对他来说可能是新生。

    “当然。”

    玉奴微笑着道。

    魔蝎携了画卷进入了水晶球中无垠的虚空,画圈一展,出现了上古时的天宫,他坐在城池中仰望着星空,“我回来了!”

    杜克伸手,他的手上出现了副面具,“你是刑天,回到你的时代吧!”

    他说完,面具进入到蛮荒时代,无数的飞龙和奇兽在大地上奔跑,刑天拿着斧子正在一个个大陆上飞跃,寻找着上古神界……。

    “我们去见见我的故人?”

    杜克回头看了下玉奴,玉奴笑了笑,“不用了,我去看看我的父亲,一定很有趣。”

    杜克点点头,他消失了,玉奴拿着水晶珠,很有兴味着的看着一个全新世界。

    “真是个奇特的世界!”

    杜克想着应该骑上一匹马,一头踏着风火的骏马出现在他的面前,他翻身上了马,马就奔跑起来,掠过一个个无形带着奇幻宛如梦境的天国,他看到了一个金属的城池,他的马落在了城池中心的广场,引来了无数人的围观。

    “你来了!”

    带着皇冠,穿着中世纪的束腰长裙,一头篷着的紫红长发,她是洛桑,在许多年前是杜克的搭档,在更久的时空中,他们曾相遇过。

    “我来了。”

    杜克走向前,半屈的吻了吻洛桑的手。

    “造物能够到达的是无垠的宇宙,你不过是迷失真灵,现在回归了,我很高兴。”

    洛桑笑着给杜克展示了她的奇特国度,是存在人们的意识的想象的国度,也许杜克在地球上遇到的洛桑就是他的想象,好吧,也许是真的,那就是真的她,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他们只是在时空长河中相遇的奇点,从来都是平行的,也许在某个时刻,他们只是望了对方一眼,就会发生很多的故事。

    
下一章 APP内阅读新用户畅享7天免费
  • 草根(书坊)

    陆浩杰在宁远任期满了三年之后,又被调去了邻省的茂定县任县令,虽只是平调,但茂定县离着安平镇的距离,却着实是近了许多,原先林小溪回趟娘家,至少也要走个二十天的路程,现在却只需要十天不到的时间。

    2024年05月15日 05:54 ·来自台湾
    评论
  • 我就是不不服

    胡芳创出比翼旋风刀时本身修为还没踏入天境门坎,花的时间不过短短几年。痴狂拳是圣武堂几代巅峰武者用了数百年创出的要命绝学,即便是天境武者练了也打不出几拳,要想把这套拳法完全施展开来本身必须是内劲雄浑的半圣境武者。

    2024年05月17日 09:54 ·来自四川
    评论
  • 八月飞鹰

    两人走进派出所的小院,随即大步走向前面的办事大厅。万林推门走进大厅,立即看到侧面墙边垂头丧气的依次站着玛敏、山花、静怡、小淼和姗姗,几个孩子的脑袋都垂在胸前一声不吭。

    2024年05月18日 12:54 ·来自台湾
    评论
  • 七小书(书坊)

    叶鸣想了想,决定还是把实情告诉他:“汪主任,我怀疑李智现在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操纵了,想利用他过去与我的私人恩怨,把我搞垮搞臭。不过,他现在自己也面临很大的困境,主要是新冷钢铁厂被环保督查组勒令关停,这样一来,等于就把他们家族的饭碗都给砸了。为了保住新冷钢铁厂,他托人传话给我,让我想办法保住他的厂子,并说如果我做到了这一点,他跟我过去的恩怨就一笔勾销。

    2024年05月15日 21:54 ·来自香港
    评论
  • 需要梦想

    现在冥毒教的董冥河就是准备用这种规则对付萧铁柱,偏偏萧铁柱亲口承认了董冥河的死和自己有关系,如此以来萧铁柱根本不能反驳,若是反驳的话就等于明目张胆的对抗国家机器。

    2024年05月20日 05:54 ·来自山东
    评论
  • 剑苍云

    “我是真的在帮助他啊?”玛琪无所谓的道:“你看他带着坠落天使指环,自己都不会使用呢,那带着岂不是浪费?告诉你,想要完全与坠落天使融合,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断的让自己重伤重伤再重伤,只有在重伤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坠落天使指环自带的治愈能力就会为他治疗,才能慢慢的与他想匹配融洽,不然的话,他恐怕到死那一天,都无法发挥坠落天使指环之中的能力。”

    2024年05月17日 16:54 ·来自新疆
    评论
  • 乾坤布袋

    魏无成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不知道对方为什么没有杀死自己,聊天也能保住性命,是谁也想不到的好处,他只是陷入了无穷无尽的恐惧,眼瞳紧张地缩着,觉得这片黑暗似乎永远无法转换成光明。

    2024年05月19日 12:54 ·来自三海
    评论
  • 六道沉沦

    谁知道他还没有问出口,吴光汝便叫他了。舒逸只得微笑着迎了上去:“吴老,你好!”吴光汝点了点头,目光落在了秦雪的身上:“这位是?”舒逸忙介绍道:“这是我们专案组的秦雪!”秦雪一脸带笑伸出手去:“吴老你好,叫我小秦好了!”吴光汝也笑着和她握了握手,打趣道:“原来娃娃你也是专案组的啊,我还以为是小舒的女朋友呢,你们俩郎才女貌,倒很是般配。”

    2024年05月19日 16:54 ·来自海南
    评论
  • 欧阳晕

    片刻沉默之后,潘朝阳忽然站起身来,眼中亿万星辰浮现,注视着萧无情道:“不过,这个忙,我们又必须帮!但是,如果少主因此有了什么意外,我潘朝阳必然以死谢罪!你,也一样跑不掉!”

    2024年05月17日 04:54 ·来自河北
    评论
  • 夜与雪

    传说之中,大德高僧陨落之后,肉身消散,但骨骼不化,是为舍利子,而且,也只有那些真正的得道高僧,才有可能会产生舍利子,那是他们的一生功果,舍利子越是纯粹,则代表着其生前的修为越高。难道,这骷髅和尚生前,修为已经高到了这般程度,所以,他全身的骨骼都成为了舍利子,真的是难以想象,那该是怎样的一个存在?只是简单地想了想,段岳便是不由得为之感到一阵头皮发麻,当即连忙喝问出声:“和尚,你到底是谁?”

    2024年05月17日 16:54 ·来自海南
    评论
  • 乘风御剑(书坊)

    在行走了不久,呈现在江山和雷灵面前的乃是一个充斥了黑色潭水的水潭,从水潭之内居然诡异的散发出丝丝空间能量波动,在水潭中央也有一个黑色漩涡出现,丝丝的吞噬力从这个黑色漩涡中散发出来,证明着这里的不凡。

    2024年05月18日 09:54 ·来自台湾
    评论
  • k同学(书坊)

    田郎无聊地站在边上,看着许多辽国士兵疯狂的乱砍着,砍在空气上,就那样不停地砍着,许多辽国士兵脸色开始变的苍白,很明显已经坚持不住了,但是这些辽国士兵担心被攻击,便这样坚持着。

    2024年05月16日 23:54 ·来自海南
    评论
  • 九闲

    至于与宋振涛的接触,他一个小法官根本就不够格,这时候再加上喝了酒,再让李一飞打了,心里正是恼火的时候,让人打扰,更是不爽,眼睛向宋振涛一瞪,喝道:“就算你是什么人物,但你最好也不要惹我,我叔叔可是政法委的副书记。”

    2024年05月15日 11:54 ·来自北京
    评论
  • 忘川三途

    “领导,我差不多四个小时后就能够到商禅市。然后会在市里面进行报到。这之后到县里面估计就下午了,所有的手续都办完的话到快黑了。晚上,领导你要给我接风啊!”挂掉黄论谈的电话,徐炎的便打了进来。

    2024年05月19日 19:54 ·来自台湾
    评论
  • 人勿玩人

    打个比方,同样是挥拳,在陆不弃以往的观念中,只要调动几条相辅相成的经脉贯通肌体的力量就好。可是现在,学习了力诀,陆不弃在调动经脉运力的同时,也要调动这些经脉所相连通的络脉的能量。

    2024年05月21日 16:54 ·来自北京
    评论
  • 一步临凡(书坊)

    长久以来,由于左端佑的原因,左家一直同时保持着与华夏军、与武朝的良好关系。在过去与那位老人的多次的讨论当中,宁毅也知道,尽管左端佑大力支持华夏军的抗金,但他的本质上、骨子里还是心系武朝心系道统的儒生,他临死前对于左家的布置,恐怕也是倾向于武朝的。但宁毅对此并不介意。

    2024年05月14日 23:54 ·来自澳门
    评论
  • 梦无优

    “大魔天王,你这个死老鬼,破碎虚空五千年了,还留下一缕残念不散,今天我就毁了你的荒古仙殿,断了你的传承!”朱雀口中长啸不止,挥手之间,掌中离火刀,化作一道道的狰狞刀光,直接跨越虚空,延伸到了千古秘境之中。

    2024年05月20日 07:54 ·来自西藏
    评论
  • 傅啸尘

    当年洪荒太龙掠夺神意,将神意熔炼到了自己的血脉中,他的后代,便化为了先天圣王血脉,至今为止,纯血天龙族的血脉都是极为强大的,哪怕神意没有在纯血天龙族的手中,纯血天龙族,仍然是神圣的,不可侵犯的。

    2024年05月19日 07:54 ·来自香港
    评论
  • 洛星晨

    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淡然,在有些人看来,则是矫情,或者说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故作清高。人生境界不同,所追求的东西也不尽相同。但不管是在为追求温饱而忙碌或是富足天下而淡然时,如果都能有一份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的胸怀,那么人生将会是大不一样的开阔。

    2024年05月20日 05:54 ·来自四川
    评论
  • 神圣萝卜

    廖大冷哼一声就出了门口,如意和冬娘,莲青忙隐下了身子,冬娘和莲青听得心惊肉跳,若不是小姐仔细又走了小路才没被富贵家的发现,如果再出了一星半点差错入了那屋子就算不被廖大侮辱了,那富贵家的要是赶过来大声喊起来,小姐的一世清白也毁了,想着不由有些后怕,惊出一身冷汗。

    2024年05月19日 16:54 ·来自台湾
    评论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