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东京劝人从良

我在东京劝人从良
我在东京劝人从良
七伤剑气(书坊)
竞技 24.48万字50.77万人读过
书架
这才是季枫最为生气的事情,虽然他跟白蛛之间也发生过不愉快,但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就算是亲兄弟姐妹之间,夫妻之间,都会经常发生矛盾,更不用说他和白蛛之间了,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在东京劝人从良。
薪意 曾经是个人类 此生落落(书坊) 七伤剑气(书坊) 净无痕
开始阅读 新用户下载星猫阁APP免费看
月下 2024年05月20日 06:12

目录(共 55章)
正序

进入作品目录 查看更多
作品试读作品圈子
发布评论

第一章 魔头

    黑衣男子和鬼牙一点点接近,气氛愈发的压抑,第二轮的战斗一触即发。

    在这样的时刻,云子渊却没有凝神去看。他刚刚打了包票,说鬼牙此战必胜,然后又不去关注,难道他真的鬼牙信心十足?

    确实!

    事实上,云子渊确实对鬼牙信心十足,认为鬼牙此战必胜也自有他的道理。

    不过此刻云子渊并不去看鬼牙和黑衣男子却是另有原因。

    云子渊转头看向远处,那里是街道的另一头,一大群民众聚集在那里,打量着这边发生的战斗,不时指指点点,却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安静得很是诡异。

    看着那些民众,云子渊心头疑窦丛生。

    这些民众看起来很有问题,不像是真正普通的居民,他们就跟这座与万戈城一模一样的城池一样,给云子渊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里究竟是哪里?他们是什么人?你又是什么人?”

    最后这一问,云子渊收回视线,转头看向了那个黑衣男子。

    这些问题,云子渊都想要从这个黑衣男子身上获得。

    ……

    ……

    鬼牙牢牢抓着手里的木棍大步向前,她脚上的伤势已经好了,在刚刚云子渊握住她木棍的那一刻。

    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女子,看着她脸上的鬼脸面具,看不见她此刻的真情,黑衣男子说道:“有点意思。”

    黑衣男子的视线越过了面前的鬼牙,看向了其身后的云子渊。

    此时此刻,黑衣男子身上还有数个血洞,还在流着鲜血,流了一地,正是刚刚被鬼牙所伤的证明。

    黑衣男子迈步,在地上走出一个个血脚印。

    血脚印由浓转淡,一点一点消失不见,黑衣男子身上的血洞也一点一点愈合,直到彻底消失不见。

    ……

    ……

    “再战一场,我必胜!”

    “是吗?我不信!”

    黑衣男子明显不觉得自己会输给鬼牙,尤其在自己刚刚胜过她一次后。

    “难道就凭那人的一句话,你这手下败将就能反败为胜了?!”

    黑衣男子心中如此想着,但并没有说出来,不过鬼牙还是很简单就从黑衣男子的眼神里看到了他的想法。

    事实上,即便是鬼牙自己也不认为她可以胜过黑衣男子,至少是现在的她。但是既然云子渊说了那样的话,那么鬼牙觉得再打上一次又有何妨呢?

    反正结果也不会再坏到哪里去,于是鬼牙欣然上前,向黑衣男子发起了又一次的进攻。

    鬼牙的攻势迅疾而猛烈,手中木棍连连敲打,虽还未击中黑衣男子的身体,便已在空气中迸发出一连串极低而又迅急的霹雳之声,密如贯珠。

    然而鬼牙攻势虽快,却快不过黑衣男子的心念一动。

    只见,先前黑衣男子迈步在地上留下的那一行血脚印,此刻倏地散发出迷离光气。

    鬼牙见状,无来由心头一颤,心神略分,棍影也为之一滞,露出了破绽空门,被黑衣男子抓住。黑衣男子将身一扭,揉身挤进了鬼牙的棍影之中,如风中轻纱般飘转,竟然未被伤及一分一毫。

    恰在这时,鬼牙眼露清明,一股罡风自起脚底爆开,加持棍影变化,黑衣男子置身其中,仿佛看见了水云飘拂,洪波浩荡,飞雪千里,骇浪山崩。

    原来,鬼牙虽然不知黑衣男子先前脚印有何古怪,但是毕竟有了一战之败,本就是想示弱诱敌,便故意卖个破绽。而黑衣男子只听鬼牙刚刚言语中信心十足,又见其中了自己的幻灵步,出现破绽合乎情理,才不疑有诈。

    此刻,黑衣男子置身棍影之中,眼前好似飞起了万道金霞,搅动怒海舞天疾上,声势委实惊人。

    此正是怒海舞天棍,乃是当初云子渊出试炼任务,于霜血刀剑盟中所得,是凄霜刀观的女弟子所赠,被云子渊转赠给了鬼牙。

    所谓女弟子,其实是凄霜刀观观主沈傲霜的大弟子,身份并不一般,然而云子渊却是只记得她的事迹,至于那个女弟子的姓名,云子渊却是忘了,只是觉得那人现今应该还未死去,将来未必没有再见之日。

    鬼牙一击得势,便欲乘胜追击,立刻将足一顿,起在半空。反握木棍,滔滔元气汇入棍中,鬼牙尽情挥使怒海舞天棍,此番施为,声势比之云子渊当年还要盛去数倍,使得黑衣男子仓促难退。

    “退!”

    鬼牙掼力骇人,木棍更加爆发,掀过黑衣男子一肩,万顷元气皆汇于这刹那之中。

    顷刻之间,黑衣男子只觉得自己的元气强逆四蹿,震得是内脏翻覆,适才挨着木棍的那一处肩头的护体元气,全都纷纷摧断散裂,仿佛浮沙薄雪堆聚之物,一遇风日,便成摧枯拉朽,自然涣散。

    不料黑衣男子竟然毫不在意自己的伤势,就像前一战被鬼牙剑腿连戳血洞时一样,浑不在意。

    只是借着这个机会,黑衣男子拉近了和鬼牙的距离,立刻借势将身在空中一转,鲤跃龙门式,避开鬼牙的木棍,伸开铁掌,并起左手二指,照着鬼牙的两只眼睛点去。

    鬼牙只是微微低头,让过了一点点的距离,便令黑衣男子的剑指未能击中她的双眼,而是击在了她的鬼脸狼牙面具上。

    便在这时,极其诡异的事情发生,只见那鬼脸狼牙面具倏地上下颠倒,四颗獠牙咬住了黑衣男子的剑指,没有令其真的击在鬼牙的身体上。

    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弥漫开来,一道血流顺着脸颊无声地流下,那是黑衣男子的手指被那獠牙刺破。

    “你受伤了。”

    “那又怎么样,难道你以为这样就代表你赢过我了吗?”

    “至少你受伤了。”

    “是的,我受伤了……但是那又怎么样,我先前不也是被你伤过么,这又不代表什么。”

    “不,这是不一样的。”

    鬼牙其实很清楚,先前几次自己能够伤到黑衣男子,其实都是黑衣男子自己的选择。

    是黑衣男子选择了被自己伤到,只是为了换取更加简单直接的方式,去战胜自己。

    但是这一次并不一样。

    
下一章 APP内阅读新用户畅享7天免费
  • 作者

    秦天急忙道,迅速的拿出大量的天元石加入了阵法里面,但是依然没什么效果,棺材依然是迅速的朝着海眼中心而去,顺着整个人巨大的漩涡快速的旋转了起来,速度越来越快,三人直接都坐不住了,被转晕了,直接便是想吐。

    2024年05月15日 18:12 ·来自福建
    评论
  • 天柱墨客

    易厚生:“也许是因为变数和定数。在过去,我左右着你,你就是一个定数,而从今日起,我不再左右你,你就成了变数,如果你我之间有一层羁绊,哪怕这层羁绊很薄弱,只要可以削弱变数的不确定性,就很好。”

    2024年05月15日 00:12 ·来自广东
    评论
  • 二木七

    当林丞相带着老秦和管家来到后院时,正好看到太子温柔地服侍着魏文姬,林丞相来不及注意魏文姬的存在,看到地上躺着胖子,想到管家之前说的话,他连忙跪在太子面前:“老臣不知太子光临大驾,有失远迎,还望太子恕罪。”

    2024年05月15日 12:12 ·来自山东
    评论
  • 追忆夜魄

    杜恒霜笑了笑,伸手捻了一块杜恒雪做的雪糯米参糕吃了,缓缓摇头道:“妹妹,话不是这么说的。男人也是人,他们没有法子无止境地对一个人好,并且越来越好,那是不可能的。”

    2024年05月15日 12:12 ·来自新疆
    评论
  • 青痕十一少(书坊)

    其实,就算是郭福祥不提这个想法,叶少枫也早就把目光往东北那边看了,不过,看的不是那边的商业价值,而是那边的黑龙帮。黑龙帮对h省,对龙堂,虎视眈眈的,同样,叶少枫对黑龙帮,对东北,也同样虎视眈眈。他知道,在现在这个年代,是一个胜者为王的年代。虽然表面上看,龙堂和黑龙帮,各自盘踞在自己的山头,各自为王,不过,他们早晚会要有势均力敌的一场战斗,如果龙堂吞不下黑龙帮,那就必然,会被黑龙帮给生吞了……

    2024年05月18日 00:12 ·来自湖南
    评论
  • 渡劫的小白

    “好人?就凭你,也配称为‘好人’?住嘴吧!你别玷污了这两个字!”万东一声爆喝,手掌猛然拍在了桌子上,只听轰的一声,一桌上好的宴席,立时炸的四分五裂,残渣落了一地。

    2024年05月21日 16:12 ·来自天津
    评论
  • 当木当泽

    “凌云集团之所以值钱,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你一个人而已,不是凌云集团值这个价,而是老公你值这个价,只要你能始终屹立不倒,将来的凌云集团,就是一百个工商银行也比不了!”

    2024年05月21日 20:12 ·来自山东
    评论
  • 春诵夏弦

    抬手拦住打算叫急救电话的保镖,寒若冷声开口:“将高老爷子迅速送回总统套房,他胸口的子弹很是危险,怕是等不到急救车的到来,现在只有我能救高爷爷,所以快点动作迅速,全部都配合我。”寒若安排着,然后抬手推了一把愣住的阿祥,提醒他跟着她一起扶起高老爷子。

    2024年05月18日 16:12 ·来自河南
    评论
  • 暗花枯萎

    其实这玩意就是一种水鬼,至于怎么形成,茅山秘术里也说不清楚。因为鬼的种类繁多,要问都是怎么形成的,那肯定不可能都有答案。但至少可以确定,它是淹死的,然后在水中演变成了水虎。不过,日本倒是有一种传说,在修建房屋时,用一种法术扎成草人,这样建筑物会修建的更为牢固。房屋盖好后草人没用了就会丢到河里,因为草人是经过法术诅咒的,所以变成了河童。

    2024年05月19日 01:12 ·来自福建
    评论
  • 乘风御剑

    “嗨,你都是掌门了,我肯定跟着你混呀。”郑康康神秘兮兮道,“偷偷告诉你,刚刚紫舞仙子派人给我们送了好些灵石以及瑶池的功法过来,供我们挑选,还让我们有什么要求随便跟她提,我勒个去,你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吗?一个天仙级别的强者和和气气的跟我这个连人仙都没有的小虾米说话,太爽了!”

    2024年05月16日 07:12 ·来自西藏
    评论
  • 八两七钱

    此刻,他心中有种强烈的感觉,眼前这青年与当年仙灵柱之主前辈高人必然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他守护小元天接引台多年,对于每个修者的气息都可以一次记住,他感觉到此人身上,有着当年那仙灵柱中的几分气息!

    2024年05月16日 10:12 ·来自四川
    评论
  • 玉虚天子

    在这拨什库的记忆中,现在明军很少有人敢与他们野战,就算各堡的明军夜不收也同样是如此。他沉吟了半晌,制止住几个手下对黄国庠的鞭打,他用满洲语交待了几句,将黄国庠押解回去大营审问。

    2024年05月21日 03:12 ·来自广西
    评论
  • 万剑灵(书坊)

    小五的脸色很不好看,声音也有些单薄,仿佛正在说着一件伤心事:“这里的一共七百七十七座尊丧鼎,和应着人间七百七十七中生不如死的苦楚,所以我唤出的尸俑,必定是三个七的倍数。”

    2024年05月16日 01:12 ·来自广西
    评论
  • 京流云

    真的,两人之间的友情,不仅仅靠着过去的关系维持,也要着眼于未来,自己并无太大的权力心思,反而会对这些繁琐的事情觉得厌恶,那么多事情都要经过自己的决定然后下达执行,对于自己来说,当然很有成就感,可是成就感过后,就是厌烦……

    2024年05月18日 12:12 ·来自陕西
    评论
  • 诶呦喂

    “娘亲保证,一定不骗你!如果娘亲真的要带你走,一定会先征得你和小墨墨的同意的。”为了取得儿子的信任,龙后看着小白的眼神更加温润柔软了。若是可能,她真希望带着小墨墨一道回龙王谷去,如此一来,小龙龙不但可以长期地待在他们的身边,而且也不会因为要和小墨墨分离而伤心难过了。

    2024年05月20日 09:12 ·来自台湾
    评论
  • 弥乐鹿

    刚刚到了一个工地的工棚处,就看到那些百姓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而且他们的目光都是呆滞的,根本就看不到任何的情绪变化,而在远处,还放了一具尸体,看衣服,应该是和他们一样的!

    2024年05月18日 22:12 ·来自天津
    评论
  • 龙骑士(书坊)

    “老天啊,那个小家伙在干什么啊,她难道是以为,自己在炼猪食不成吗?”因为水漫的关系,所以,陆问天对于水天玥这个小家伙倒是格外的注意,本来自己还以为,这个小家伙,一定有着不俗的炼丹技巧吧,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个小家伙,就如同是一个外行人一般,居然将三份药材同时丢入到了丹鼎内了,这,这,这种行为,根本就是败家的行为啊。

    2024年05月21日 15:12 ·来自山东
    评论
  • 耳未

    “可就在七天前,北部联盟公然向净土发起进攻,没有缘由,没有征兆,就是毁灭,就是摧毁,就是屠杀。他们毁灭的不是尘缘阁,而是苍生的信仰,是嘲笑我们的善与美,他们是借净土事件向众生宣布,他们要把整个中原变作战争之地。”格匹昵也考也果什

    2024年05月15日 12:12 ·来自四川
    评论
  • 苍天白鹤

    帝皇神体如此之强,可见昊少君并非是浪得虚名,在江南出现之前,他的确一直是中天世界最为强大的年轻高手,所向无敌,只是江南出现之后,昊少君这才受挫,连续在江南手中吃瘪。

    2024年05月19日 11:12 ·来自天津
    评论
  • 城土成

    【人吕布马驰突】、【烟魂】、【武老郎】、【夜游天】、【幻天弈影】、【风影狂少】,这六位【煌极】老成员分布六个方位,将神秘人团团围住,并且第一时间发动领域,将周围的空间全部禁锢,让神秘人那原本渐渐变淡消失的身影又重新凝聚成了实体。

    2024年05月18日 21:12 ·来自内蒙
    评论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