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魔超进化

神魔超进化
神魔超进化
何处不染尘
历史 30.70万字24.72万人读过
书架
“丰都?”齐云霄的眉头却是直接拧在了一起,丰都!“而且,这些三生石却是那丰都鬼王最珍贵的宝贝,想要得到他们,我觉得你的可能性很小。所以,小家伙,我劝你,想要救活你的爱人,这件事情,好像有些难!”离天却是有些提心吊胆地说道。神魔超进化。
热血少年 滚开 江庭(书坊) 何处不染尘 天蚕土豆
开始阅读 新用户下载星猫阁APP免费看
他是光 2024年05月16日 13:31

目录(共 20章)
正序

进入作品目录 查看更多
作品试读作品圈子
发布评论

第一章 甲午入侵

    林芝为什么还会在这里?

    难道那些警察根本没有理会她的申诉,还是说薄景盛又做了什么?

    霍影的身子狠狠的颤抖了起来。

    薄景盛自然察觉到女孩的不对劲,他担忧的唤了声,“小影?”

    霍影察觉到自己的理智有些崩溃,她反手抓紧了薄景盛的的手,刚做的指甲掐进了他的手背,哪怕有些指甲快要断裂,她都没有感觉到疼。

    还是薄景盛将自己的手抽出来,拿起她的手指看了下,随即微微皱了皱眉。

    紧接着,发现她眸光冰冷的看着他,他才一字一字道,“你恢复理智了?”

    这刻,他真的很害怕她反悔。

    “是。”

    霍影低低的应了声。

    俩人的对话很轻,除了一头雾水的牧师,其他客人并没听到。

    “小影,今天是我们的婚礼,哪怕你再不想继续,也等它结束。”

    薄景盛的语气里带着半威胁。

    霍影微微挑了挑眉,“自然,阿盛哥哥给我一个这么好的婚礼,我怎么会半途而走呢,我还给阿盛哥哥准备了礼物呢!”

    薄景盛没想到女孩并没急着离开,反而脸上还染上了笑容。

    可他心底划过一抹不好的预感。

    强行压了下去,他重新执起了她的手道,“那婚礼开始吧!”

    “好。”

    霍影宛若小鸟依人般应了声。

    这刻,胭脂水粉在她的脸上,都好像显得太庸俗了。

    薄景盛喉结滚动了下,强行收回视线,示意牧师继续开始。

    “薄景盛先生,请问你会一生一世珍爱你面前的这位霍影小姐吗?”

    牧师按照薄景盛之前修改过的致辞,认真又带着真诚询问道。

    “我愿意。”

    薄景盛说这三个字时,视线重新回到了霍影的身上。

    “霍影小姐,请问你会一生一世,不管生老病死,都会愿意和薄景盛先生一起承担吗?”

    霍影没有去回应,反而在等着,等着一个好戏快要开场。

    薄景盛脸色微微变了变,心底的不安越发的强烈起来。

    “小影?”

    他催促了声。

    而这时,忽然现场每位在座的客人,手机上都收到一条视频短信,不仅如此,原本直播俩人婚礼的场面,也换成了另一个视频画面。

    视频中的画面,正是那夜霍影被薄景盛掐脖子,然后池远被人绑起来丢下桥。

    除了这条视频,还有一条是薄景盛让人去剁池远手指,和挑断他脚筋的视频。

    “天啦,薄景盛是魔鬼吗?”

    一时,现场乱了起来。

    薄景盛虽然不知道那些人收到了什么视频,但十有八九也猜测到。

    因为很快也有保镖脸色大变,跑上前,在他耳边低语了句。

    薄景盛看向霍影的眼神好似要杀了她。

    “你……”

    他英俊的五官近乎扭曲。

    霍影丝毫不畏惧的对视上他的视线,她狠狠的扯掉了头上的皇冠,扬起了脸,一字一字提高了音量。

    “阿盛哥哥还想掐我吗?那就来啊!”

    “你找的谁帮忙?”

    薄景盛没有去看任何人,他的视线还紧紧的锁在她的脸上,“是白意安回来了?”

    这些视频,他明明都特意让人处理干净了,如今却出现在了所有屏幕上。

    除了白意安,还能有谁?

    他之前有听阿衍提过白意安是黑客榜单的安神。

    “安安没有回来。”

    霍影眼底没有任何温度。

    “小影,你对我真的就没有一点爱了吗?”

    薄景盛眼底划过各种复杂的情绪,眼底隐约好像还有泪光。

    “从你救出你的母亲开始,你觉得你是爱我吗?薄景盛你跟林芝一样自私自利,我遭受了那么多,凭什么她现在还有脸出现在这?”

    她的音量提高了不少,伸手指向了林芝的那边。

    林芝自然很快被人注意到。

    若不是有保镖拦着薄景盛他们身边,那些媒体早已冲了过来。

    霍影轻笑了声,不知是无奈,还是悲凉,“你母亲就是个杀人凶手,你还包庇她,也对,你也是个杀人凶手。”

    薄景盛薄唇紧抿,一句话都没说,就这么看着她。

    就在媒体要冲过保镖那道防线时,林芝不知怎么冲了过来,对着薄景盛说,“阿盛,这贱人就该去死。”

    伴随着她的话音落下,‘砰’地一声枪响,一颗子弹,朝着霍影这边冲了过来。

    霍影瞳孔瞪大,似没想到这突来的变化,完全忘了躲避。

    直到子弹距离她不到几厘米时,她回神,想躲避的时候,已经来不及。

    而薄景盛猛地抱住了她的身子,霍影看着那颗子弹从后面没入了他的心脏位置。

    她感受到了他痛苦的闷哼了身,身子还狠狠的一颤。

    紧接着现场开始混乱起来,有宾客恐慌的尖叫起来,还有好似警察的声音,“快把薄太太给控制住。”

    以及林芝恐慌的喊叫声,和媒体咔嚓咔嚓疯狂拍照声。

    但这一切都被霍影屏蔽在了外界。

    时间好像定格在了这一瞬间,薄景盛为了救她,不顾他自己中了子弹。

    男人强健有力的手臂,还紧紧的抱着她,将她的脸埋在了他的胸口。

    他低沉沙哑的开着口,“小影,别怕,没事。”

    “为什么?”

    霍影感觉自己的声音离自己也好远。

    她的鼻翼间是血腥的味道,她下意识抬手摸了摸薄景盛心脏的位置,发现手上一片湿润。

    她用手按住了他的心口,声线近乎颤抖,“你受伤了,得去医院。”

    她以为她根本不会落泪,毕竟他死了,就当是给池远陪葬,多好啊!

    “小影对不起,其实我已经叫来了警察,等我们婚礼结束,我母亲就会被带走。”

    薄景盛低低的道,声音近乎有些虚弱了。

    “你该去医院。”

    霍影想从他怀里挣扎出来,已经有好几个警察上来,要将俩人给分开。

    薄景盛还是死活不肯松开她,将她死死的抱在怀里。

    他好似有好多话想跟她说,最后还是抵不过失血过多,直接双眼一闭,倒向了地上。

    还好被强行要分开他们的警察给扶住。

    薄景盛被送去了医院,林芝也被带走,霍影看着这一切差不多都结束了,她并没有报仇后的痛快。

    反而有些怅然若失。

    没有去医院,也没有去监狱,更没有去薄宅,她将自己窝在了酒店里,想让自己忘记所有一切。

    可心底的那股难受还是无法压抑。

    她只得起身,去了警局。

    才进警局,她便问道,“你好,我是请几天报警在蕉岭路那个大桥上有人落水了,请问尸体找到了吗?”

    “对不起霍小姐,尸体还未找到。”

    一个警察回道。

    霍影‘哦’了声,又连忙催促着,在警察答应会继续加倍去找时,她又道,“那个人就是被薄景盛让人绑起来沉河的。”

    她着急的复述着。

    警察立即做了口供,之后,霍影才离开。

    走在路上时,她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看了眼屏幕是兰姨打来的。

    霍影觉得有些烦躁,不想去接听,她挂掉了电话,干脆打算关机。

    谁知兰姨的电话又打了过来,想到了兰姨之前对她的好,她终于还是接听了起来。

    那边兰姨的哭声穿了过来,“小姐,你跟先生怎么走到了这一步呢?”

    “兰姨,他杀了人,他该为此付出代价。”

    霍影没有感情的道,眼睫垂了下来。

    兰姨在那边沉默了会儿,继续哽咽道,“小姐,先生当年以为你打掉了孩子,当时他痛苦的去夜场买醉,还是我去带回来的,那天晚上他一直吐,还哭了,那是我第一次看他哭的那么伤心。”

    霍影的思绪好像被拉回了从前。

    所以当年,她从林芝那里收到的薄景盛跟别的女人在一起的照片,原来也不过是林芝的阴谋。

    “小姐,还有个秘密,兰姨觉得要告诉你。”

    兰姨接着在那边道。

    霍影想让她别再继续说,显然兰姨已经开口,“先生父亲的死,是小姐父母间接造成的,所以太太才会那么恨你吧,让你遭受了那些苦。”

    这些,都是当年兰姨跟在林芝身边时,知道的。

    “小姐,以后你也不用担心先生会缠着你了,医生判定他是植物人了。”

    兰姨后面还说了什么,霍影一句话都没听到了,只觉得脑袋嗡嗡的,最终她控制不住,蹲在了地上,大哭了起来。

    在她哭得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快要窒息晕倒时,一道好听的声音传了过来,“小姐,你没事吧?”

    霍影满脸泪痕的抬起头,就见一只好看细长的男生手,递了一张纸巾过来。

    更重要的是,那只手的主人,同样少了无名指和小拇指,还是右手。

    世界上哪会有这么巧的事。

    她一时忘了哭泣,和心底无法言说的悲痛,怔怔的又往上看去。

    泪眼模糊中,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阿远?”

    她不敢置信的去叫了声。

    “小姐,你认错人了,这个纸巾你拿着,有缘再见!”

    男人将一包纸巾放到了霍影的手里,继而,站直身子,朝着远方而去。

    霍影怔怔的跟着后面站了起来。

    看着男人逐渐消失的背影,她的眼泪重新流了下来。

    她低低的呢喃了声,“阿远,我知道一定是你,既然忘了我,那就一定要幸福,再也不见。”
下一章 APP内阅读新用户畅享7天免费
  • 残剑

    大概十天以后,胡昊的500亩地也是全都让他抛完了,不过,还是留了不少的秧苗,胡昊就让战士们开了一台旋耕机到胡月娥家的田里面去转了一圈,教李大龙怎么开那个机器了以后,

    2024年05月18日 12:31 ·来自台湾
    评论
  • 小刀锋利(书坊)

    他用眼白特别多,仿佛死鱼一般的眼珠子死死的盯着珈蓝,语含威胁的道:“年轻人不懂规矩不要紧,但是既然你来到我们[科兰城]魔法集市,就要遵守我们这里的规则,不然起了矛盾大家都不好看,对么?”

    2024年05月17日 18:31 ·来自陕西
    评论
  • 撞破南墙

    子明的眉头一皱,沉声问道:“什么条件?”紫灵的眼珠子一转,有些俏皮的说道:“简单,只要你叫我一声姐姐,我就还给你!”子明的脸顿时冷了下来,一脸怒色的喝道:“你在耍我!?”紫灵笑着说道:“我哪有耍你?你只要叫我一声姐姐,就可以救五老峰上那么多正道群豪的性命,这笔生意你怎么算怎么占便宜,傻子才会这样耍你!”子明声音低沉的说道:“好吧,既然你执迷不悟,那就别怪我对你无礼了!”说完,子明的右脚轻点了下地面,整个人就如同一片羽毛般幽幽飘浮到了空中,随后速度骤然加快,如激光般,一条直线,迅速无比的射向了紫灵。

    2024年05月21日 10:31 ·来自广东
    评论
  • 一个布娃娃

    换一句话说,像权少皇那样的男人,只要他把心放在了哪个女人的身上,那么,那个女人想要不幸福都很难。因为,他对她是那么的好,好得有时候占色都怀疑,她值不值得上他那么的好。

    2024年05月20日 10:31 ·来自三海
    评论
  • 旅行卫星

    厢式货车内,唐术刑和姬轲峰坐在黑咕隆咚的车厢中,姬轲峰还算冷静,靠着车厢不发一语,听着外面的动静,计算着路程还有汽车拐弯的频率。唐术刑则在车厢中又踹又打,拍着前面通向驾驶室的那个小窗口,大骂着开车的人,什么脏话都骂出来了。

    2024年05月21日 06:31 ·来自云南
    评论
  • 傲天无痕(书坊)

    之前上官冰儿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除了肥猫之外,还有另外还有一个人,只不过她一眼就看到了周维清脸上的伤势,这才没有注意到另外那人的模样。毫无疑问,在这里除了肥猫和周维清之外,就只有这一个外人,显然是这个人动的手,因此,她一回头,就朝着之前余光扫到过的那个身影看去。

    2024年05月17日 16:31 ·来自山西
    评论
  • 纯金子弹头

    “为什么?”嬴政只感觉心中发苦,他再也不怀疑了,而是发出了痛恨的质疑。其实他的本意并不想来这里,毕竟自己的家人父母还在那里,失去了自己,父母亲人不知道有多伤心呢!他心中有一个疯狂的想法,自己还可以回去吗?可以让这个神秘女人再次把自己送回地球吗?

    2024年05月17日 16:31 ·来自广西
    评论
  • 海豹呢

    胡昊在那里看了一会,就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面的泥土,然后就朝着指挥部那边走去,到了军部的临时的指挥部的时候,看到叶军长和张师长他们都在,胡昊想了一下马上就对着着王政委说道:“王政委,我们开个会!”

    2024年05月20日 10:31 ·来自黑龙江
    评论
  • 李家老店

    闻着面前mm身上那如兰似馨的发香,看着她那略带着些害怕的样子,张雨泽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心里暗想道:自己是不是真的该做些什么。可是这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他虽然和正常男人一样喜欢逛逛成人网站,也非常闷骚,可是叫他做这种事情,还是不屑的。可惜的是。虽然他自己本身并不想做什么事情,可是人有时候,却是身不由己的。因为那女生的美臀太过于挺翘的缘故,张雨泽的腹部随着公车的晃动不时的会与其作亲密接触,尽管他也非常的尴尬,但那一阵阵的刺激还是不时的冲击着他的心灵。

    2024年05月16日 09:31 ·来自香港
    评论
  • 伯符(书坊)

    日头渐渐西斜,林间山道依旧明亮,但温度却下去了些。宁缺抹着血与汗艰难地行走,速度很缓慢走的很辛苦,但他并不在意,因为他四岁便开始逃难,尤其是背着桑桑翻越茫茫岷山那段岁月,让他明白了一个真理,走的慢并不要紧,只要你坚持不停地走,那么总有一天你便能走到你想要到达的地方,能超过那些道旁不敢走的人。

    2024年05月15日 06:31 ·来自浙江
    评论
  • 夏日绿豆冰棒

    “对方应该是逃掉了,或者就躲在附近,大家分头搜索!!至于连风长老,在不知道他逃向那个方向时,暂时先放一放,他既然能走,靠着他身上的丹药,就算有伤也应该能恢复。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那个凶手给我刮出来!!”</p>

    2024年05月20日 09:31 ·来自广西
    评论
  • 天命将至

    慈禧最近睡眠很差,夜晚总是睁着眼睛想事情。这次遭难对她的打击前所未有,总算有了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她可以前前后后地想一想了。南方的督抚们搞出的东南互保曾让她切齿痛恨,但又无可奈何。包括端方,都是赞同并实行了所谓“互保”政策的。自洪杨之乱后,朝廷对与地方的控制力是前所未有地下降了,别说比圣祖、世宗、高宗那几位英主,便是嘉庆、道光也不如了。这一仗不仅丢了京师,而且将朝廷直接控制的几支武力全部打残了。这点令荣禄尤为痛惜。本来,朝廷近年全力整顿陆军,编组武卫军,想建立一支忠于朝廷又能打仗的军队,这下子倒好,除掉反出燕京的武卫后军,其余的部队,几乎全被消灭了。

    2024年05月17日 00:31 ·来自福建
    评论
  • 绝谷刀客

    “很好。你们都到齐了吗。”。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的。一道淡淡的男声响了起來。让在场的众人一惊。就算是月尊者也是一样。因为在场居然沒有任何一个人发现有人到來。心中暗惊的众人。朝着声音传过來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一个中年男子。一步步的走了过來。看到他。再场的众人都有一种面对着整个天地的感觉。让有有些忍不住的想要拜跪下去......

    2024年05月21日 15:31 ·来自西藏
    评论
  • 拼搏的射手

    “师、师兄……”星云八级战士看着他几乎要发红的双眼,猛然觉得心头一股凉意传来,九级战士手腕翻转,赫然又是一道咒符出现在掌心,八级战士见到当下惊呼,“师兄,你怎么还有……”</p>

    2024年05月15日 04:31 ·来自内蒙
    评论
  • 作者

    乔乔淡淡的开口,一点也不恨他,他和她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上的人,也许只有向晚那样骄傲自负的女子才配拥有像他这样的男人吧,笑浮起来,原来母亲的话是对的,喜欢上他这样的男人,到头来痛的是自已,也许他不经意的一句话,不经意的一个动作,都会把她推向万劫不复的地步。

    2024年05月16日 00:31 ·来自四川
    评论
  • 月如火

    我迈步上前,扶着城墙箭垛看了看下方,赫然可见黑暗夜色之中,一个红色的影子摇曳着直奔城上而来,身形壮硕,大约2米高,头顶戴着黑色的斗笠,是一种猫科动物,人形系,一双狡黠的眼睛看着城池之上的玩家,一手提着一柄长戟,一手提着一个红色灯笼,照亮了前行的道路,身后则背着一个竹篓,嘴角上扬,微微笑着,用女性的声音说道:“愚昧的凡人,准备好接受上古的裁决了吗?!”

    2024年05月20日 15:31 ·来自云南
    评论
  • 七栾

    一真一假两位刀圣斜撩过来的这一刀,并不属于绿党刀法中威力最大的跳劈,而是属于大地精双手剑法之中的“单手拔剑术”,剃刀山大地精虽然曾经在守土处女战中惨败给了翡冷翠民兵,但是他们也赢得了翡冷翠上下一致的惺惺相惜,大地精之中最杰出的战士不但精通双手武器,而且有单手专精的技能,他们的“单手拔剑术”讲究的是以剑鞘和身体之间产生出的一个微小弧度作为杠杆,用瞬间的力量将这柄剑撩出,以速度和杠杆弧度原理作为爆发力,给本来不以力量见长的大地精战士提供一个数倍杀伤力的进攻方式!

    2024年05月17日 17:31 ·来自广东
    评论
  • 霞飞双颊

    二长老和三长老的关门弟子郑通力和华伟阳,他们两个脸上是一片苍白。用手背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后背上的衣衫已经是完全的湿透了,元天初期和破天巅峰高手的气势可不是开玩笑的。他们刚才仿佛感觉自己在死亡边缘走了一圈,不光是他们两个,在场其他天山门的弟子也都有这种恐惧的感受。

    2024年05月19日 16:31 ·来自台湾
    评论
  • 万古青莲

    他的眼皮越来越重,他努力想睁开眼睛,他知道现在不能睡,一旦睡着了,或许自己再也醒不来了。他慢慢地抬起了左手,在手腕上用力地咬了一口,疼痛的刺激,他的神智又渐渐恢复了清醒。

    2024年05月16日 00:31 ·来自浙江
    评论
  • 老衲吃肉(书坊)

    徐青这两天总感觉心里有层雾霾,时常坐在门外发呆,皇普兰执行任务已经去了好几天了,从她走那天开始就是大雾,现在几天过去了还是他娘的云里雾里,打电话没反应,问任兵几次都是支支吾吾,三杆子打不出个闷屁的货,越想越窝火。

    2024年05月19日 15:31 ·来自三海
    评论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