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龙猎花香

傲龙猎花香
傲龙猎花香
情史尽成悔
游戏 10.01万字31.13万人读过
书架
一圈圈蓝色光晕不断从海星斗罗身上发出,随着吸盘越来越多的变成蓝色,他的身体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坚韧起来,海中海内,一根根触手钻了出来,笼罩了整个内海的范围,每一根触手上的吸盘都释放着夺目的蓝光。不但是接触着唐三蓝银皇的吸盘在吞噬,那些竖立于空气中的触手上,吸盘也在吞噬,吞噬的竟然是唐三蓝银领域的能量。傲龙猎花香。
台式电脑 沐日海洋 郭敬明 情史尽成悔 遥望南山
开始阅读 新用户下载星猫阁APP免费看
第十三章定居桃花屋 2024年05月15日 05:01

目录(共 21章)
正序

进入作品目录 查看更多
作品试读作品圈子
发布评论

第一章 在请假一天

    林芝为什么还会在这里?

    难道那些警察根本没有理会她的申诉,还是说薄景盛又做了什么?

    霍影的身子狠狠的颤抖了起来。

    薄景盛自然察觉到女孩的不对劲,他担忧的唤了声,“小影?”

    霍影察觉到自己的理智有些崩溃,她反手抓紧了薄景盛的的手,刚做的指甲掐进了他的手背,哪怕有些指甲快要断裂,她都没有感觉到疼。

    还是薄景盛将自己的手抽出来,拿起她的手指看了下,随即微微皱了皱眉。

    紧接着,发现她眸光冰冷的看着他,他才一字一字道,“你恢复理智了?”

    这刻,他真的很害怕她反悔。

    “是。”

    霍影低低的应了声。

    俩人的对话很轻,除了一头雾水的牧师,其他客人并没听到。

    “小影,今天是我们的婚礼,哪怕你再不想继续,也等它结束。”

    薄景盛的语气里带着半威胁。

    霍影微微挑了挑眉,“自然,阿盛哥哥给我一个这么好的婚礼,我怎么会半途而走呢,我还给阿盛哥哥准备了礼物呢!”

    薄景盛没想到女孩并没急着离开,反而脸上还染上了笑容。

    可他心底划过一抹不好的预感。

    强行压了下去,他重新执起了她的手道,“那婚礼开始吧!”

    “好。”

    霍影宛若小鸟依人般应了声。

    这刻,胭脂水粉在她的脸上,都好像显得太庸俗了。

    薄景盛喉结滚动了下,强行收回视线,示意牧师继续开始。

    “薄景盛先生,请问你会一生一世珍爱你面前的这位霍影小姐吗?”

    牧师按照薄景盛之前修改过的致辞,认真又带着真诚询问道。

    “我愿意。”

    薄景盛说这三个字时,视线重新回到了霍影的身上。

    “霍影小姐,请问你会一生一世,不管生老病死,都会愿意和薄景盛先生一起承担吗?”

    霍影没有去回应,反而在等着,等着一个好戏快要开场。

    薄景盛脸色微微变了变,心底的不安越发的强烈起来。

    “小影?”

    他催促了声。

    而这时,忽然现场每位在座的客人,手机上都收到一条视频短信,不仅如此,原本直播俩人婚礼的场面,也换成了另一个视频画面。

    视频中的画面,正是那夜霍影被薄景盛掐脖子,然后池远被人绑起来丢下桥。

    除了这条视频,还有一条是薄景盛让人去剁池远手指,和挑断他脚筋的视频。

    “天啦,薄景盛是魔鬼吗?”

    一时,现场乱了起来。

    薄景盛虽然不知道那些人收到了什么视频,但十有八九也猜测到。

    因为很快也有保镖脸色大变,跑上前,在他耳边低语了句。

    薄景盛看向霍影的眼神好似要杀了她。

    “你……”

    他英俊的五官近乎扭曲。

    霍影丝毫不畏惧的对视上他的视线,她狠狠的扯掉了头上的皇冠,扬起了脸,一字一字提高了音量。

    “阿盛哥哥还想掐我吗?那就来啊!”

    “你找的谁帮忙?”

    薄景盛没有去看任何人,他的视线还紧紧的锁在她的脸上,“是白意安回来了?”

    这些视频,他明明都特意让人处理干净了,如今却出现在了所有屏幕上。

    除了白意安,还能有谁?

    他之前有听阿衍提过白意安是黑客榜单的安神。

    “安安没有回来。”

    霍影眼底没有任何温度。

    “小影,你对我真的就没有一点爱了吗?”

    薄景盛眼底划过各种复杂的情绪,眼底隐约好像还有泪光。

    “从你救出你的母亲开始,你觉得你是爱我吗?薄景盛你跟林芝一样自私自利,我遭受了那么多,凭什么她现在还有脸出现在这?”

    她的音量提高了不少,伸手指向了林芝的那边。

    林芝自然很快被人注意到。

    若不是有保镖拦着薄景盛他们身边,那些媒体早已冲了过来。

    霍影轻笑了声,不知是无奈,还是悲凉,“你母亲就是个杀人凶手,你还包庇她,也对,你也是个杀人凶手。”

    薄景盛薄唇紧抿,一句话都没说,就这么看着她。

    就在媒体要冲过保镖那道防线时,林芝不知怎么冲了过来,对着薄景盛说,“阿盛,这贱人就该去死。”

    伴随着她的话音落下,‘砰’地一声枪响,一颗子弹,朝着霍影这边冲了过来。

    霍影瞳孔瞪大,似没想到这突来的变化,完全忘了躲避。

    直到子弹距离她不到几厘米时,她回神,想躲避的时候,已经来不及。

    而薄景盛猛地抱住了她的身子,霍影看着那颗子弹从后面没入了他的心脏位置。

    她感受到了他痛苦的闷哼了身,身子还狠狠的一颤。

    紧接着现场开始混乱起来,有宾客恐慌的尖叫起来,还有好似警察的声音,“快把薄太太给控制住。”

    以及林芝恐慌的喊叫声,和媒体咔嚓咔嚓疯狂拍照声。

    但这一切都被霍影屏蔽在了外界。

    时间好像定格在了这一瞬间,薄景盛为了救她,不顾他自己中了子弹。

    男人强健有力的手臂,还紧紧的抱着她,将她的脸埋在了他的胸口。

    他低沉沙哑的开着口,“小影,别怕,没事。”

    “为什么?”

    霍影感觉自己的声音离自己也好远。

    她的鼻翼间是血腥的味道,她下意识抬手摸了摸薄景盛心脏的位置,发现手上一片湿润。

    她用手按住了他的心口,声线近乎颤抖,“你受伤了,得去医院。”

    她以为她根本不会落泪,毕竟他死了,就当是给池远陪葬,多好啊!

    “小影对不起,其实我已经叫来了警察,等我们婚礼结束,我母亲就会被带走。”

    薄景盛低低的道,声音近乎有些虚弱了。

    “你该去医院。”

    霍影想从他怀里挣扎出来,已经有好几个警察上来,要将俩人给分开。

    薄景盛还是死活不肯松开她,将她死死的抱在怀里。

    他好似有好多话想跟她说,最后还是抵不过失血过多,直接双眼一闭,倒向了地上。

    还好被强行要分开他们的警察给扶住。

    薄景盛被送去了医院,林芝也被带走,霍影看着这一切差不多都结束了,她并没有报仇后的痛快。

    反而有些怅然若失。

    没有去医院,也没有去监狱,更没有去薄宅,她将自己窝在了酒店里,想让自己忘记所有一切。

    可心底的那股难受还是无法压抑。

    她只得起身,去了警局。

    才进警局,她便问道,“你好,我是请几天报警在蕉岭路那个大桥上有人落水了,请问尸体找到了吗?”

    “对不起霍小姐,尸体还未找到。”

    一个警察回道。

    霍影‘哦’了声,又连忙催促着,在警察答应会继续加倍去找时,她又道,“那个人就是被薄景盛让人绑起来沉河的。”

    她着急的复述着。

    警察立即做了口供,之后,霍影才离开。

    走在路上时,她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看了眼屏幕是兰姨打来的。

    霍影觉得有些烦躁,不想去接听,她挂掉了电话,干脆打算关机。

    谁知兰姨的电话又打了过来,想到了兰姨之前对她的好,她终于还是接听了起来。

    那边兰姨的哭声穿了过来,“小姐,你跟先生怎么走到了这一步呢?”

    “兰姨,他杀了人,他该为此付出代价。”

    霍影没有感情的道,眼睫垂了下来。

    兰姨在那边沉默了会儿,继续哽咽道,“小姐,先生当年以为你打掉了孩子,当时他痛苦的去夜场买醉,还是我去带回来的,那天晚上他一直吐,还哭了,那是我第一次看他哭的那么伤心。”

    霍影的思绪好像被拉回了从前。

    所以当年,她从林芝那里收到的薄景盛跟别的女人在一起的照片,原来也不过是林芝的阴谋。

    “小姐,还有个秘密,兰姨觉得要告诉你。”

    兰姨接着在那边道。

    霍影想让她别再继续说,显然兰姨已经开口,“先生父亲的死,是小姐父母间接造成的,所以太太才会那么恨你吧,让你遭受了那些苦。”

    这些,都是当年兰姨跟在林芝身边时,知道的。

    “小姐,以后你也不用担心先生会缠着你了,医生判定他是植物人了。”

    兰姨后面还说了什么,霍影一句话都没听到了,只觉得脑袋嗡嗡的,最终她控制不住,蹲在了地上,大哭了起来。

    在她哭得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快要窒息晕倒时,一道好听的声音传了过来,“小姐,你没事吧?”

    霍影满脸泪痕的抬起头,就见一只好看细长的男生手,递了一张纸巾过来。

    更重要的是,那只手的主人,同样少了无名指和小拇指,还是右手。

    世界上哪会有这么巧的事。

    她一时忘了哭泣,和心底无法言说的悲痛,怔怔的又往上看去。

    泪眼模糊中,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阿远?”

    她不敢置信的去叫了声。

    “小姐,你认错人了,这个纸巾你拿着,有缘再见!”

    男人将一包纸巾放到了霍影的手里,继而,站直身子,朝着远方而去。

    霍影怔怔的跟着后面站了起来。

    看着男人逐渐消失的背影,她的眼泪重新流了下来。

    她低低的呢喃了声,“阿远,我知道一定是你,既然忘了我,那就一定要幸福,再也不见。”
下一章 APP内阅读新用户畅享7天免费
  • 仙武大圣

    他也不怕这些化形魔族部落的黑暗魔族战士敢违抗他们的命令,因为只要他们这几个化形魔族部落的黑暗魔族战士敢违抗他们的命令的话,到时候等他们回到了他们的祭血魔族部落之中,他们化形魔族部落的族人就要替他们这几个不停命令的化形魔族部落战士遭殃了。

    2024年05月21日 03:01 ·来自四川
    评论
  • 一个萌新作者

    等再一次睁开眼睛时,江山听到了外边的鸡叫声。睁开眼睛,看着东边的方向,太阳这个时候已经是慢慢的升起。江山再一次看着井底的动静,水面还是像昨天一样,那种有一些小的起伏,并没有太大的动作。

    2024年05月18日 11:01 ·来自湖北
    评论
  • 唐家三少

    有了汤姆说出的这番话安抚,参加拍卖的人群才稍稍安静了一些。有些出价也在十万美元左右的拍卖者,则希望下批药剂的数量能包括他们在内。否则谁也不敢保证,等着这药剂救命的样人,是否能够坚持到药剂抵达。而且看这神龙药剂介绍的拍卖者,都很清楚病情拖的越久,这药剂的效果也就会越差。一个月会发生什么事情,恐怕也只有上帝才知道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2024年05月20日 16:01 ·来自海南
    评论
  • 写字板

    “居士行伍之人,辅佐君王一生重杀戮,前世如此,今世亦是如此,居士身上煞气无匹,神鬼难阻,好在居士正气凛然虽屠戮四方,但无分毫邪念。”虚静子点点头心平气和的看着萧连山说。

    2024年05月15日 14:01 ·来自香港
    评论
  • 荒野大刀客

    抱着孩子,李一飞走回到村中心的位置,一群人看着他回来,目光中既带着敬畏,又带着浓浓的惧怕,看到李一飞怀中抱着孩子,王大哥急忙走过来,问道:“李先生,村长……怎么样了?”

    2024年05月20日 12:01 ·来自台湾
    评论
  • 凝注时空

    “够了!”孙破天闻言,不由得为之一阵恼怒,心中忍不住的大骂自己这个侄子实在是太过糊涂,却又不得不伸手将飞驰过来的挑战书接住:“我知道你要挑战,但是,跟我到屋里谈不一样吗?难道你就想让我看着这些孙家门人弟子被你打成这样,然后看着他们在地上痛苦嚎叫吗?”

    2024年05月15日 04:01 ·来自四川
    评论
  • 悟了空

    简单的八个字,却驱使着那七道巨大的身影动了起来。蓝裙女子手中的冰雪女神之杖前点,红色战士手中的火焰神战刀斩出,青色身影手中的宝瓶发出了一团似乎凝固又似乎超速旋转的纯净青风,绿色身影手中柳枝上的七片叶子突然与主杆脱离,银色身影拉开了他面前的大门,金色身影手中的神圣之剑射出万道毫光,黑色身影双手带起了那代表着死神的镰刀。

    2024年05月20日 10:01 ·来自天津
    评论
  • 西楚中原

    鬼厨查极的厨艺虽然因为多年手筋断裂而荒废了许多,这两年也只不过恢复了一些而已,但是,如果说眼力,在整个厨艺界却没有人能比的上他。查极清晰的看到,小天的厨艺已经达到了圆融如意的境界,即使自己的颠峰时期,也未必能比的上他。念冰的厨艺达到了什么境界查极并不清楚,他也有些犹豫,即使是念冰真的来了,在厨艺上也未必就能比的上小天啊!小天的厨艺,是平衡的颠峰,每一个比赛项目,他都能做出令所有人惊叹的美食。难道,真的要让我和他比赛么?现在的我,就算用百花露,也不太可能赢的过他。

    2024年05月21日 06:01 ·来自江苏
    评论
  • 血红

    但是,他们却并没有看到,城外,护城河畔,就在戴沐白和朱竹清的武魂融合技结束的同时,那笼罩着宁荣荣的九宝琉璃塔增幅光芒突然停顿了下来,奥斯卡、小舞和马红俊都暂时失去了来自宁荣荣的增幅。与此同时,盘旋在九宝琉璃塔上那红色的第九魂环也是第一次在战场上闪亮。两道金红色的宝光电射而出,悄无声息的登上了嘉陵关,几乎在同一时间落在了戴沐白和朱竹清身上。

    2024年05月21日 20:01 ·来自三江
    评论
  • 东土西唐

    “不错,我也有这个打算,上一次观摩了‘青龙圣地’之后,给我们心里很大的启发,几尊农家的前辈毫无保留的把耕种之法,传授给我们,耕种之法,需要教给手底下的将士去学习。”上官飞燕看向了孙断锋,又道了一句:“并且大战随时都有可能爆发,趁着这些时日,可以让我上官家的精锐,与孙家的精锐进行战争演习,同时进行作战布阵的配合。”

    2024年05月18日 20:01 ·来自澳门
    评论
  • 沉沦永罪(书坊)

    果美美看着那白色的兽皮,一大块红色的污渍,于是那眉头不由得就皱到了一起,可是听到了风清扬的话,她也不由得又舒展开了眉头,在脸上勉强地挤出来一个笑容:“嗯,是不错!”

    2024年05月15日 03:01 ·来自陕西
    评论
  • 黄牛冠

    教导左光英带来的人手操作战船,靖海水营的教习军官也是首先教他们如何使用船底的灌海口,无疑更担心船在他们手里,会给浙闽叛军缴获过去。

    2024年05月16日 21:01 ·来自陕西
    评论
  • 逆流辰

    吴雨思垂着头静静而立,心中有些黯然,她是聪明人,自然从刚才皇上见到她的神色可以看出皇上不喜她,和从对红鸾公主的焦急中便对比出来,皇上对这红鸾公主的确是超出了御妹所好。为了红鸾公主皇上连太皇太后都敢质疑。

    2024年05月16日 23:01 ·来自北京
    评论
  • 朕在输入中

    秦天等人将手里的令牌插在了作为上面的一个卡槽上,立刻一道蓝色的光幕便是飞了出来,显示出了秦天的姓名和序号,非常的先进,感觉和高科技一样,不过秦天知道这是阵法做出来的。

    2024年05月18日 03:01 ·来自天津
    评论
  • 孤雨随风

    青水也没有打骂,反而任他折腾,只要他高兴,不过会教他一些喜欢的东西,青水会的很多,这个小子其实一直把青水当成大英雄,榜样,每个父亲都是孩子心中的大英雄,是无所不能的。

    2024年05月18日 09:01 ·来自三海
    评论
  • 莫默

    麻桑魔法学校的招生不仅仅是收取魔法师这么简单,更重要的责任在于,挖掘召唤师!既然召唤师的本身是魔法师,那么那些天资不错的年轻魔法师们有没有可能成为召唤师?卡兰帝国的高层是这样想的,然而召唤师的诞生只有云家的那一位,对于召唤师的理解根本就知之甚少,虽然那些天赋聪慧的年轻魔法师们没有一个能成为召唤师,然而卡兰帝国仍然不死心。</p>

    2024年05月20日 14:01 ·来自澳门
    评论
  • 夜的邂逅

    寒一个,表面是妨着崔梦瑶这个名门出身的正室在这里,小娘和杜三娘不敢造次,不过躲在她背后,二女暗朝刘远上眨眼、轻吐舌头,还真是没个正形,看来,有崔梦瑶看着她们也是一件好事。

    2024年05月19日 09:01 ·来自天津
    评论
  • 狗狍子

    “这群疯子,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剿灭他们。”辉爷恨得咬牙切齿的说道,在这件事情上也不能够去说**,因为他们分部得实在是太广,人数庞大,所拥有的军火也非常的猛,这可不是一般的黑社会组织可以轻松的应对。

    2024年05月15日 11:01 ·来自山西
    评论
  • 恐高的怂鹰

    “换甲!”周敢沉声说道。灵霄的兵刃堪堪停在他鼻尖半寸处,紧紧盯着周敢,听他沉声说道:“把大人的盔甲给我穿上,我带大部队继续往前跑。你们几个带着大人,躲在路旁灌木中,待追兵过去便上山,看看翻过山去能不能脱离险境!”

    2024年05月18日 05:01 ·来自山西
    评论
  • 易天歌

    这一天,他没有一直陪在这个地方,而是离开了一段时间,我也没有问他去做了什么,不过到了帮外,我安安静静的坐在窗边的卧榻上听着外面的风声的时候,就听见风声中传来了一阵沉重而急促的脚步声,还有一些人吵闹的声音。

    2024年05月17日 02:01 ·来自西藏
    评论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