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道成仙

器道成仙
器道成仙
我糕呢
都市 20.30万字92.07万人读过
书架
军演的事情暂时的敲定了下来,江山接下来要处理的事情还很多。第二天一早,江山起床后,原本打算上午离开康老爷子家,直接回去京都的,然而,一大早康老爷子就走了,没来得及道别,江山只能再住下一天。器道成仙。
食堂包子 琥珀纽扣 蚕茧里的牛 我糕呢 摩北
开始阅读 新用户下载星猫阁APP免费看
太监 2024年05月16日 13:17

目录(共 84章)
正序

进入作品目录 查看更多
作品试读作品圈子
发布评论

第一章 地心窟

    十月二十八江容屿生日这天,本来安之阳要亲自给他办一个生日派对,但是因为江父办了晚宴,只要延期换了个日子。

    温父当天也有一个晚宴要参加,温柠本来不想去,但是刚好江容屿要回家,温柠也就空了下来,便跟着温父一起去参加了。

    坐车到了酒店,进入晚宴会场之后,温柠才知道原来自己来参加的晚宴正是江父给江容屿办的生日宴。

    只是巡视了晚宴现场一圈,温柠并没有看到江容屿。

    正在温柠觉得奇怪的时候,温父突然对温柠小声说道:“原来江总的儿子跟你是同班同学,为什么你从来没有说过?”

    “没有必要,我为什么要说?”温柠反问,她并不觉得江容屿的身份有什么特别。

    “傻孩子,那可是江氏集团未来的继承人,多少人挤破头都攀不上的关系,你居然说没有必要。要不是看在你和江总的儿子是同学的关系上,你以为我们能来参加这个晚宴?我帮你准备了一份礼物,记得待会亲自送给江少爷。”温父觉得温柠还是太过孩子气,把一切都想得太天真了。

    话说到这份上,温柠终于觉出不对味来了。

    她抬头望着自己的父亲,难以置信道:“所以你今天非得让我来参加这个生日宴,是为了让我帮你跟江容屿攀关系?”

    “江氏集团这棵参天大树谁不想攀上?阿柠,你已经长大了,爸爸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将来好。既然你不喜欢出国,那么江少爷未尝不是一条新的路。”并没有看出温柠心中的愤怒,温父只当她不懂,小声提点她道。

    新的路?

    听到温父的话,温柠怒极反笑,她忽然觉得自己真的无比可笑。

    眼前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似乎不是她的父亲,而是一个从来没有认识过的陌生人。

    最后一点犹豫和心软被温父这一句‘新的路’亲手斩断。

    温柠低头自嘲地笑了一声,随后从拿着的晚宴包里掏出这段时间一直随身携带的录音笔,塞进温父的手里。

    最后含着泪抬头望着眼前自己曾经深爱过的父亲,哽咽道:“爸爸,我会有自己新的路,却一定不是你现在为我铺的这一条。这些年来我总是在想,到底是什么让我们渐行渐远,我以为是闻知雅,也或许真的是因为她,可不管是为了什么,我们到底是回不去了。”

    “这个录音笔里有我想告诉你的一切,我并不是想为自己辩解什么,我只想让你知道我没有你心里想的那么坏,我不想你对自己的女儿失望。至于其他,我曾经试图修补,但到底覆水难收。”

    “从今天开始,我会搬到妈妈留给我的公寓里,以后是好是坏都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事情。等你老了,我会照顾你,做到一个女儿的赡养义务。至于其他,我不奢求你了,你也不要奢求我。有缘投胎做一世父女,我真的很感激,也很爱你,但我们也只能这样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温柠的心情很平静,终于有了一种尘埃落定的感觉。

    藏了这么久的心事有了宣泄的出口,她以为自己会开心,可是话音落下的瞬间,随着落下的是眼里的泪水。

    真的好痛啊!

    哪怕失望透顶,可是跟自己深爱的父亲告别,原来是那样痛的一件事,像是被一道雷劈开,整个人鲜血淋漓,血肉模糊……

    “阿柠……”似乎被温柠的话震惊到,温父拿着录音笔站在原地,望着温柠离去的背影楞楞地喊了一声,一时间竟然忘记去拉她。

    温柠一边哭一边走出宴会厅,她摁了电梯准备离开。

    屏幕显示电梯从十八楼缓缓向下,到达六楼的时候‘叮’的一声打开。

    看清里面站着的江容屿的时候,温柠愣在了原地,却在下一秒被江容屿拉进了电梯。

    ……

    蓝色的跑车在南城的大道上疾驰,出了城一路向西,开了将近一个半小时,江容屿才停下了车。

    “江容屿,你没事吧?”

    温柠的眼睛红红的,可是她看得出来,江容屿的心情要比她更加差劲。

    “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江容屿坐在驾驶室,他紧紧抓着方向盘,目光却一动不动望着远处的一处别院。

    眼前的山庄矗立在山间,恢宏庄/严,一半隐在阴影下,一半露在惨白的月光下,奢华却孤寂,让人看着有些毛骨悚然。

    温柠从来没有来过这里,更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于是乖巧地摇了摇头。

    很显然江容屿也并不是真的想从温柠这里听到答案,他望着远处的别院,少年凌厉的线条半明半暗,一向不羁的眉眼间是难得露出的脆弱。

    “那是我妈妈住的地方,因为一个不爱她的男人,她虐待自己的儿子,也把自己变成了一个疯子。”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江容屿面色平静,语气也没有一丝波澜,似乎只是在陈述一个与己无关的故事。

    刚在在酒店,听到江父擅自主张邀请了温父和温柠,江容屿跟江父大吵了一架。

    他真的很不能理解自己的母亲,为什么会爱一个完全冷血的男人?

    这是他从小到大都想不明白的问题,于是他带着温柠来到了汐山,想要探寻一个苦思不得的答案。

    温柠想不出什么话可以安慰他,只是突然伸出手,轻轻地握住了江容屿放在方向盘上的手。

    “江容屿,都过去了。”

    温柠的手柔软温热,暖意透过皮肤表层直抵心头。

    江容屿垂眸,望着温柠和自己交叠在一起的手,问道:“你是在安慰我吗?”

    温柠的手收紧,紧紧抓住了江容屿。

    她摇摇头,流过泪的眼睛亮闪闪,漂亮的像天上的星星:“我不想安慰你,我只想祝福你——江容屿,生日快乐。还有一句,我喜欢你……”

    仿佛被温柠的话震撼到,江容屿反握住温柠柔软的手,将她整个人往自己身前一拉,将她整个人紧紧抱住。

    少女身上的馨香一如初遇那般香甜,像他最爱的香甜草莓,看一眼都让人觉得心情舒畅。

    凉薄月光下,车里的两人用一个拥抱给彼此取暖。

    江容屿的吻落在温柠的额头,他的心仿佛冬雪融化化成了一汪春水,靠在温柠耳边低喃:“小狐狸,我爱你……”

    ……

    一年后。

    A大多媒体大楼。

    迎新晚会还有半个小时结束,温柠觉得无聊,便跟同学打了声招呼,悄悄溜出了大会堂。

    刚准备下楼的时候,迎面遇上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没想到在这里能遇上沈随安,温柠微笑道:“好巧呀,沈同学,恭喜你呀,又是这一届的新生代表,刚才的发言我听了,比在崇礼还要帅哟。”

    “你要出去?”迎新晚会还没有结束,见温柠往外走,沈随安了然道。

    温柠刚想回答,握在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一下,她拿起看了一眼,漂亮的眼睛忽然亮了一下,眼底是藏不住的甜蜜。

    “我男朋友来了,我要跟他一起去吃饭。那么沈同学我先走啦,我们下次再见。”江容屿发短信说已经到楼下了,温柠顾不上跟沈随安说话,朝他挥了挥手,便迫不及待朝着楼下跑去。

    不用温柠介绍,沈随安就猜到温柠嘴里的男朋友是谁了。

    当初在崇礼,他曾经讽刺过江容屿那时候还不是,如今却真的成了真。

    有物理系的同学刚好路过,见沈随安站在原地望着楼下,不由问道:“随安,你站在这里看什么?”

    “看喜欢的人。”

    沈随安收回目光,淡淡笑了一声,抛出了一句掩藏多年的话。

    有时候他真的很想知道,要是当初温柠的母亲没有跟自己的父亲私奔,双双死于空难,那么是不是一切都会有所不同?

    可是上天开了个玩笑,让他在医院的太平间第一眼看见温柠就喜欢上了她,下一秒却残忍的让他明白,那是他不该喜欢的人。

    没有在意同学吃惊的表情,沈随安转身安静地离开,就像每一次远离温柠那样。

    前一天他做了一个梦,梦里的温柠死在了泳池里,而他的那句喜欢是在温柠墓前说的。

    现在能这样开口,他已经觉得很满意了。

    有些喜欢既然一开始便错过了说出口的时机,那么他选择默默祝福。

    祝福他喜欢的女孩,永远幸福快乐!

    ……

    温柠跑出多媒体大楼,就看见江容屿站在花坛前。

    不再是以往嚣张的银灰色头发,而是一头黑色的利落短发,却衬得江容屿更加英俊不凡。

    周边有不少女孩子抛来目光,温柠飞奔向江容屿,扑进他的怀里撒娇道:“等很久了吗?”

    江容屿揉了揉温柠的头发,旁若无人的在温柠的唇上落下一个吻,温柔地笑道:“等喜欢的人不觉得久。”

    温柠笑的一脸甜蜜,挽着江容屿的胳膊两人一起朝着食堂走去。

    校园广播在播放周末主演电影的主题曲——《春情的第二乐章》。

    熟悉的女声在温柠耳边响起。

    我喜欢你,藏在春日的月光里,小心珍藏,只想赠你欢喜……
下一章 APP内阅读新用户畅享7天免费
  • 老告

    除此之外,她也是想开了。阻止不阻止,其实都没有什么关系,她能阻止得了一次,能阻止得了第二次第三次他们见面吗?还是他真的对曲浅溪一望情深,忘不了的话,她做再多都是白搭,那倒不如顺其自然,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算了,她不会再多管。

    2024年05月15日 08:17 ·来自江西
    评论
  • 悟了空

    贾思邈连看都没看,直接将妖刀横扫了出去。他现在,完全是依仗着妖刀的锋利,切金断玉,谁能阻挡?那些青帮弟子们的攻势是稍微挡住了,可不要忘记了,还有阴险狡诈的司左和司右。

    2024年05月20日 16:17 ·来自广西
    评论
  • 空渊

    就在陆峰开枪的同时,屠夫顺手就摸兜,对面的莫问天这个时候一下也把枪拿了出来,他的速度比屠夫快的多的多,屠夫刚把枪掏出兜,莫问天已经开枪了“嘣”的就是一枪,这一枪打中了屠夫胸口,接着屠夫的身后“嘣”的一枪,他手上的手枪一下又被打掉了,紧跟着,又是“嘣”“嘣”,的几声枪响,还有两个烽火连城的屠夫的心腹被打爆了脑袋。

    2024年05月18日 19:17 ·来自河北
    评论
  • 离火加农炮

    “来者止步!出示证件,肤色迅速离开,外来者需申请通行证!”在楚国边境处站着两名结丹初期修士,这二人扬手挺胸,显然对自己这“守境者”的身份十分满足。的确,这个差事却是千金难求,要知道这守境者一个个都握着不小的权利,若想有非法入境者,自当会托关系去球这些人,那其中的好处自然不必多说。

    2024年05月16日 10:17 ·来自上海
    评论
  • 水鱼老祖

    白玉却是摇摇头:“那也不一定。既然此女重视根基,应该不会将源液全部服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此女在突破五星这个层次上不会服用源液。之后应该也是只有在突破的关键时刻才会服用。”

    2024年05月15日 00:17 ·来自湖北
    评论
  • 北指

    玄黄珠暴露这件事非同小可,他能看见那名白脸修士,那名白脸修士岂能没有看见他?白脸修士在找他,穿心楼也有可能迟早会怀疑到他身上。钟离白吃回来了,应该也在找他。还有无极圣帝的圣主,当初以为他死在了易尘山,现在他又出现,无论是因为符箓走掉的,还是别的,那个圣主都会找他。

    2024年05月17日 20:17 ·来自湖北
    评论
  • 乌山云雨

    云溪的目光一转,落在了其他几人的身上,站在云仙子身旁的是一名英俊深沉的男子,他的右手不住地轻捻着一块玉,眼神深邃,让人难以探究。他的身上拥有着强大的慑人气势,玄阶深不可测,云溪暗暗猜想,想必他就是君子党的首领墨三少了,也就是传说中云仙子的追求者之一。

    2024年05月18日 04:17 ·来自台湾
    评论
  • 姜堰(书坊)

    “听说女神回来了,我前来膜拜下女神之光。”说完,邵文锦一把拉开胖哥,笑眯眯的看着安然,“女神女神,听说你大杀四方,杀了那群人片甲不留,一个人浴血奋战,最终得到了胜利,踏出了一条血路,杀了出来!是真的吗?听起来,很是热血沸腾!”

    2024年05月19日 07:17 ·来自江苏
    评论
  • 罐头歪歪

    “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些画更值钱。”唐于蓝笑了笑,说:“这就是知识的重要性。不过,你要先去摘下这画拿走,人们就会意识到你这幅画可能卖个好价钱,然后跟你抢!你肯定抢不过大人的,所以可能什么都拿不到。拿椅子还是挂画,这就是选择的重要性。”

    2024年05月19日 07:17 ·来自上海
    评论
  • 水晶豆子

    千仞雪叹息一声,“或许是造化弄人吧,让我们处于了对立面。如果你是出身于武魂殿,恐怕就是另一种想法了。香已点燃,就让我看看,你有什么凭借,能够在我的攻击下坚持一炷香的时间。”

    2024年05月18日 10:17 ·来自澳门
    评论
  • 长耳光店仙

    江山迅速的拿那把匕首插入到了水晶石之中,然而那水晶石却丝毫没有受到江山这把匕首的影响,反而发射的光芒更快了,江山这么一破坏,水晶石的这件已经不是直线了,而是,可以四面八方都能够发射的,甚至连弯曲的角度都可以。

    2024年05月21日 19:17 ·来自浙江
    评论
  • 水鱼老祖

    看来,那传言是真的,【暗狖艶】的人,果然在《霸业》运行的前期,九个人分散到了三个主城中,以三人为一组的模式来建立帮派取乐,这些人,都是一个个的游戏疯子,或者说是,游戏超天才!</p>

    2024年05月18日 11:17 ·来自台湾
    评论
  • 北溟鱿鱼

    为母则强,现在筛子都已经没了父亲难道是要连个母亲都没了么,那到时候和无根的浮萍似的,且想想万淑慧,她这般柔和性子的人当初遭受了那般的遭遇,要不是柳云姝这丫头性子是个烈的,只怕现在也没有这般好日子的,她的两个孩子可没有柳大小姐那样的手段能耐,所以她是一定要好好地护着两个孩子长大的,且看到两个孩子都出息了,这往后到了地下见了老爷也方才能够有了个交代了。

    2024年05月18日 18:17 ·来自山东
    评论
  • 三阳天

    张浪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眯着眼的眼中闪过一道寒芒,如此近的距离中枪,高速旋转的子弹绝对绞碎了他的内脏,就算是叫救护车来,恐怕也会不治身亡,敢装逼,就要有挨枪的觉悟!

    2024年05月17日 14:17 ·来自湖北
    评论
  • 贪睡的龙

    邓将军走到我面前来,又看了一眼河对岸,冷哼了一声:“你一定奇怪,为什么陛下要将我放出来。没错,我做的那些事,的确是犯了欺君之罪,可我做那一切都是为了皇上好!刘轻寒居心叵测,意图谋反,今日,我就要在这里将他诛灭!”

    2024年05月20日 13:17 ·来自海南
    评论
  • 老污医

    她们清纯美容保健旗舰店刚刚开张,生意火爆。贾思邈和张兮兮陪着朱芳梅去市第一人民医院了,于纯和吴清月等人都忙碌着,连个空闲都没有。而在门口,叶蓝秋依然是在给人诊治病情,唐子瑜在旁边给打下手。

    2024年05月20日 19:17 ·来自三江
    评论
  • 青鸾峰上

    连续两箭【凤舞】分别彪向了二人,金红色的长长火线在阳羽的【尊凤凰】领域里畅通无阻,甚至变得更加粗大而极速,得到了明显得强化,但是一冲进【阿赖奥拉】的惨白色领域和【伊万卡普】的金黄色领域当中,那火线狂猛冲击的势头几乎是在瞬息之间便戛然而止,分散消失。

    2024年05月18日 05:17 ·来自香港
    评论
  • 丙己戈

    风若儿怒不可揭,气的身前一起一伏的:“算我风若儿看走了眼,白和你做了二千多年的姐妹了,你不帮我,行,我自己去找人还不行吗!难道没有了你华巧儿,我风若儿就不要活了!”

    2024年05月16日 00:17 ·来自山西
    评论
  • 孤单地飞(书坊)

    “还用吃啊,别说今天的中午饭,今天的晚饭,明天一天的饭,不,三天之内的饭,你都别想吃了,惹了事,你就喝西北风去吧,回去抽不死你……”说着,上前抓住小家伙的领子,给拎了起来,一副怒不可遏,马上就要上演全武行的趋势。

    2024年05月20日 13:17 ·来自黑龙江
    评论
  • 我丑到灵魂深处

    “哈哈,厉害吧!”袁晔朝芮曦眨了眨眼睛。相处久了,袁晔才发现,芮曦根本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她从不记事就被父亲带到这个兽域生活,没有接触过任何人,甚至于芮曦说起话来都不清楚。更别谈人类的礼节、文化等东西了,人类的钩心斗角,尔虞我诈更是一点都不明白,至少这一个月来袁晔偷偷的吃她豆腐好几次,她都不知道自己吃亏了。

    2024年05月19日 18:17 ·来自青海
    评论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