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美房东全文免费阅读

玩美房东全文免费阅读
玩美房东全文免费阅读
万古青莲
游戏 24.48万字79.25万人读过
书架
在林封谨的运作下,太子殿下和英侯殿下分别都来到了天下第一烤当中品尝美味,因此此时的天下第一烤的顾客,有三成都已经是邺都的官员,在这里吃饭已经成为了邺都的一种新兴消遣。玩美房东全文免费阅读。
苏子1990 薪意 姜堰(书坊) 万古青莲 方朕
开始阅读 新用户下载星猫阁APP免费看
第七章双骄争秀4 2024年05月20日 06:31

目录(共 83章)
正序

进入作品目录 查看更多
作品试读作品圈子
发布评论

第一章 地狱般的新生训练

    二皇子府中。

    两个身形妖娆的女子堵在门前,遮遮掩掩地朝里头打量,一人道:“你说,这郡主是真打算在府里长住?”

    “呸,什么郡主?分明就是个不要面皮的贱人,那日当着殿下的面便脱衣裳,把我臊的抬不起头来,管她作甚?总之殿下说了,他一出门,就着人把她打昏了丢出去!”

    “不错,殿下的确这般交代了。”

    绿妩一招手,几个侍从迅速上前,奋力踢开了门,却见里间灯火通明,彩霓坐在妆台前,侍婢正替她梳着头发,她不耐烦地回过头来,呵斥道:“谁准你们进来的?滚出去!”

    绿妩和红潇对视一眼,媚笑道:“郡主说笑了,这儿可不是英国公府,殿下交代过了,不叫郡主在府上长住,您还是请吧。”

    彩霓连眼神都懒得给她:“你是个什么东西?竟敢对本郡主吆五喝六?来啊,把她带下去!”

    “呵。”绿妩狞笑道:“妾身怎么说也是二殿下的爱妾,是伺候殿下的人,郡主合该客气些才是。”

    闻言,彩霓起了身,走到她跟前,抬手就是一个巴掌:“呸!”

    “郡主怎能如此放肆!”

    “本郡主打得就是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彩霓冷冷道:“殿下的侧妃才配叫妾,你是个什么东西?骨头没有二两重,也敢称殿下的爱妾?传出去,谁都保不了你!”

    绿妩被她唬得不敢动弹,红潇见状,立刻道:“同她废什么话?打昏了丢出去就是了,快!”

    “谁敢!”

    彩霓微微眯起眸子:“本郡主是英国公嫡女,上了天家玉碟的郡主,你们若是对本郡主不敬,那是杀头的罪过!”

    此言一出,几个侍从便愣住了,红潇咬牙道:“怕什么?殿下吩咐了,不准她在府里,你们还愣着做什么?”

    “这……”

    彩霓冷笑一声,抬手便抓住了她的发髻:“你倒是伶牙俐齿,可惜,在本郡主眼里,你比蝼蚁还不如。”

    一面看向几人道:“现在退下,本郡主便不计较你们擅闯之罪,若是还不走,就等着掉脑袋吧!”

    几人对视一眼,匆匆跑出了门去,绿妩也一步步往后挪,彩霓却道:“站住!”

    “郡主……”

    绿妩僵着身子道:“您想做什么?”

    她不屑地道:“本郡主这里伺候的人不够,以后就由你二人来伺候。”

    还没过门,就摆出当家主母的款来了?

    红潇错着牙道:“郡主欺人太甚,等殿下回来,他定会……”

    下一瞬,彩霓便抽出一支钗来,抵在她面上:“你的脸生得不错,划破了怪可惜的。”

    红潇被她震住,再不敢出一言,彩霓这才松开了手,倨傲地扬起下巴:“愣着做什么?还不过来伺候?”

    “是……”

    阳止山前。

    淳于垣按着沈宽所说,一路寻至此处,还未入内,便见着几个士兵朝外行来,立刻躲到一旁,隐约还听见了几人的对话。

    “分明是躲进了此处,怎么不见人?”

    “兴许是冻死了,又被雪埋了罢,怕什么,总归是逃不出去的,过几天再来,说不准就能找到尸首了。”

    “可别是找到了那处……”

    一人打断了他:“胡说,那处极其隐蔽,怎么可能被他们寻到?快些回去复命吧。”

    一众人渐渐远去,淳于垣却蹙起了眉头,他们所说的“那处”难不成是指……

    还未来得及反应,却见几人朝他这处行来,他蹲下身子,躲在巨石以后,直到人离开,才重新进入山林。

    雪地上满是脚印,已经分辨不清,他循着小径往前走,最终来到一处山洞前,正待入内,却听身后传来女子的娇呵声:“你是何人?”

    淳于垣一顿,缓缓回过身,却见一个形容娇俏的女子立在树下,柳眉倒竖:“喂!谁准你进来的?”

    他不紧不慢地回道:“迷路了。”

    “迷路?”那女子微微眯起眸子,头上的步摇簌簌作响,盯了他半晌才道:“罢了,既然你迷路了,就跟我一起走吧。”

    淳于垣打量着她,此女衣着华贵,想来出身富贵,又无端出现在此处,便只有一种可能,她是西凉王室之人!

    “愣着做什么?”女子有些不耐烦,撇了撇嘴道:“你若是再磨蹭,等官兵回来,你便走不了了!”

    片刻以后,他微微点头道:“那便有劳姑娘了。”

    二人一前一后行着,女子像是有些无趣,有一搭没一搭跟他说着话:“你叫什么?”

    淳于垣毫不犹豫地道:“阿宽。”

    “这名字真难听。”女子蹙眉道:“你进山做什么?”

    “打猎。”

    “看不出来,你这小身板还能打猎。”

    堂堂东梧战神淳于垣点了点头:“不擅长,但也能抓到一些。”

    “唔。”那女子微微一笑,随后道:“我叫祈安。”

    淳于垣心头一跳,果然不错,西凉九公主李祈安!

    她似乎对眼前之人没认出她的身份很是满意:“你不认得我对吧?那也没什么,我会送你出去的。”

    “多谢。”

    行至一处石洞,她俏皮地转过身道:“喂,你知道我为什么来……”

    话音未落,上头便有了响动,巨大的石块从山头滑落,直直冲着她奔来,李祈安哪里见过这等阵势,一时之间被吓得动弹不得,紧紧闭上了眼睛……

    片刻以后,她颤颤巍巍睁眼,眼前却是一张少年蜡黄的面容,她猛然回头,发现那巨石堪堪停在她身侧,诧异地道:“你……阿宽,是你救了我?”

    “嗯。”淳于垣言简意赅:“为了报答你带我出去。”

    李祈安激动得话都说不利落:“那么大的石头,你居然……你会武功?”

    “嗯。”

    “那你教我吧!你若是肯教我,我便给你许多银子,还有宅子,总之你想要的都可以给你。”

    他看着眼前这个毫不设防的女子,突然想起了远在千里外的一人,神色莫测的笑了笑:“不好。”

    本书完。
下一章 APP内阅读新用户畅享7天免费
  • 三尺黄土

    至于施得的安危,虽然夏花也无比担心,却一厢情愿并且固执地认为,施得是谁?是大师,是高人,大师和高人都会比别人活得长,也会比别人更幸运,如果施得摔下悬崖真的就这么一命呜呼了,他怎么对得起他大师的称号?他怎么对得她对他的喜欢?

    2024年05月16日 00:31 ·来自山西
    评论
  • 混沌果

    与此同时,败逃出了谯郡的杜伏威队伍也确定了动向,在友军纷纷背叛的情况下,元气大伤的杜伏威再没胆量掉头回来报仇,选择了走符离旧道返回下邳——陈应良估计应该是杜伏威自付力量很难突破隋军的淮河防线,同时大猛人王世充也在隋炀帝那里弄到了批文正在淮南一带大肆招兵买马,往南走很可能又碰上硬骨头,所以杜伏威才选择了重回下邳,打算在兵荒马乱的下邳东海一带浑水摸鱼,寻找机会东山再起。

    2024年05月19日 06:31 ·来自云南
    评论
  • 尘埃过客(书坊)

    酒吧从来不乏看热闹的,也从来不乏看热闹嫌事大的人,不知道在谁的鼓动下,整个酒吧前来宣泄的男女们齐声喊叫起来。那样子分明在说,你孙宾不是很嚣张吧?你要是真的嚣张就报警啊,被人骑到脖子上面再不敢放屁的话,那你还算什么男人,真正的连娘们都不如。

    2024年05月15日 13:31 ·来自西藏
    评论
  • 沉砚

    江山说起来倒是十分轻松的,就好像真的只是点了一串鞭炮那样的简单,虽然江山这样说着,不过冰舞儿脑海中却想象不出来过节的时候放炮仗是什么样子,他们冰族可从来没有这样的传统,他也从来没有见过呢。

    2024年05月18日 21:31 ·来自宁夏
    评论
  • 阿诺哥哥

    有人瞬时的精神就崩溃了,在马上丢掉了兵器大叫大嚷,失去了控制的马匹可不会一往无前,何况是被刚才那连绵不断的大响和硝烟吓坏的马匹,气势汹汹冲过来的马队立刻变得一片混乱。

    2024年05月18日 22:31 ·来自江苏
    评论
  • 罐头歪歪

    然而,可惜的是,他的反应,虽然算是够快的了,但是当他追到楼下的时候,还是失去了刘静玲的踪影,依着之前依稀的判断出来的,刘静玲离开的方向,又追了一会,终究还是没有发现刘静玲的身影,萧易终于停下脚步,放弃了继续追下去了。

    2024年05月18日 11:31 ·来自三江
    评论
  • 开杠

    而且现在中国对于教育这一块投资是非常巨大的,那些教育工作者在中国的社会地位非常高,一个大学教授的工资水平相当于他们一个市的行政院的院长,而且要是有新的科技研发出来,奖励更是不得了!

    2024年05月15日 18:31 ·来自黑龙江
    评论
  • 离剑天涯

    在北城的这次古街改造当中,最先拆的是涉及到的几个街道干部和单位所属的房屋,这项工作开始进展非常顺利,老巴家的哥几个也没有提出什么异议,可就是到了最后限定的拆迁日期中,他们突然就提出了许多额外的要求,拖着不拆,就使得那些拆了的户也在等待观望,谁不希望政府能够从政府的口袋里多抠出一些补偿金额。

    2024年05月18日 00:31 ·来自江西
    评论
  • 独悠

    他狂喜,幽深的鹰眸迸出一道异样的光彩,重新吻住了她,动作比以往都狂野、炙热,龙舌恣意横扫着她美丽的檀口,使劲吸吮着她的上唇、下唇,然后卷住她欲将乱窜的丁香小舌,翻转,吸吮。宽大的手也丝毫不停歇,掠过她每一寸肌肤,当他嘴唇离开她的小嘴时,改为袭击她尖尖的下巴、光洁的脖颈、最后,是胸前的柔软。

    2024年05月16日 19:31 ·来自陕西
    评论
  • 姜堰(书坊)

    点了点头,我兴奋的道:“就是啊,就算有人蠢的这样去浪费魔力,可是……他们的水平不可能有今天来的这些贵宾强吧,就算有,他们也不可能专门凑在一起放魔法看吧,所以……”

    2024年05月20日 02:31 ·来自北京
    评论
  • 暗魔师

    但是所有人也都不是傻子,很快也有人开始模仿,虽然他们不知道叶希文为什么那么做,但是既然有人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说不定有什么其他人不知道的好处。(未完待续。。)

    2024年05月17日 00:31 ·来自澳门
    评论
  • 逍遥天下

    “嗯,这东西在上妆前,提前半个时辰当粉涂了,切莫再上粉,虽然上了粉的效果也是一样的,但是,这东西和铅粉混合在一起,就会产生毒素,毁了你一张脸,明白吗?”颜紫认真交待。

    2024年05月18日 23:31 ·来自黑龙江
    评论
  • 九阳真仙(书坊)

    孩子眨巴了灵气十足的眼睛,然后呸了一口吞进去的灰尘,又在身上拍打了一番,然后,在众人愕然的目光中,又拎下,肩膀上那团白色的一团,拍打了一番,发现没有了灰尘,这才放回肩膀上,嘴里还嘟囔道;“都说了,让你下去,你偏不听,让老妈看到你身上的灰尘又要我给你洗澡了。”

    2024年05月15日 02:31 ·来自湖北
    评论
  • 鱼头初六

    我躺在休息舱的床铺上,感受着这种真实的幸福,这对于现在我的来说,就是一种享受,人间天堂也不过如此,似乎每一次从死亡线上爬回来,我对生活的渴望就更加强烈,也更加珍惜目前所拥有的一切,没有什么能比生命更宝贵的了,人只要活着,一切就都还有希望。

    2024年05月17日 17:31 ·来自云南
    评论
  • 拉姆

    而周君豪此人也是很有意思,别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总是要笑脸相迎,但是这位周君豪市长,却是一副冷峻的表情,和自己握手的时候也仅仅是微微碰了一下便分开了,这实实在在显得有些冷漠了。

    2024年05月16日 17:31 ·来自陕西
    评论
  • 许你风华绝代

    第二天起床后鹿念紫在吃早饭时忽然对叶鸣说:“小叶子我和你姐夫这两天正好不值班也想到天江去看看我爸你姐夫现在与小奔奔有了感情他昨晚就在唠叨说要去天江看他呢我们今天就一起回去吧”

    2024年05月20日 01:31 ·来自三江
    评论
  • 罐头歪歪

    周公子脸上露出鄙夷之色:“凭什……”话还没说完,忽然眼神一变,无比服从了起来,“好,您请问。”蓝伊人屏住呼吸,虽然料到夏天肯定是要询问一些关键问题,比如那个万年前来到地球的扶摇仙子,以及她到底为什么闭生死关近万年,还有三大秘境的终点是不是那个

    2024年05月16日 10:31 ·来自河北
    评论
  • 沙冥

    这时我的视线和思维才慢慢正常起来,往旁边一看,这感觉还不错……耳边是呼呼的风声,周围是蓝天和白云,就有点像穿着救生衣漂浮在大海上,又或者是来到了一块从没有人染指过桃源胜地一样。

    2024年05月20日 22:31 ·来自浙江
    评论
  • 夏竖琴

    地藏王菩萨当然知道镇元大仙说的是谁,有些好笑的道:“他们可不是那么好应付的,大仙要辛苦了。既然如此,地藏就不打扰了。”金光一闪,地藏王菩萨飘身落地。护体的佛光黯淡了许多,刚才这段谈话确实耗费了她太多的法力。

    2024年05月17日 06:31 ·来自广西
    评论
  • 路书一阁

    就是这半月之后,六位大祸斗的控制火焰的本领尽显无疑,光明顶上的火势非但不曾暴涨,反而变得更小了原先那一道道数十丈开外、几乎要烧到上面星峰的巨大火蛇缩至六丈左右,但火焰颜色从金红色变成几近纯烈的炽白!以前只要靠得稍近便会感觉炙热扑面,如今即便进入光明顶十丈距离,明明能看得到那峰上火焰妖娆,却感受不到丝毫温度。

    2024年05月17日 10:31 ·来自重庆
    评论
查看更多